您现在的位置:冠亚体育 > 社会新闻 >

社会新闻 日本投诚4年后 自在军又全歼了一支日军

作者:admin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08-29 14:49

  原标题:日本投诚4年后,自在军又全歼了一支日军 | 关山远

  首发:2018年7月6日《新华每日电讯》草地周刊

  作者:关山远(新华每日电讯专栏作者)

  1937年的“七七事变”,标志着中国全民族抗战的最先,在民族存亡的危险关头,国共联手,相招架日。经过几年浴血奋战,曾经在中国土地上横走荼毒的侵华日军放下了武器,中华民族取得了中国近代史上很远大的全民族逆侵袭搏斗。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诚后,侵华日军就从中国大陆消亡了吗?并非如此,一向到1949年4月,中国人民自在军在自在山西太原一役时,末了一支成建制的日军部队才被息灭。

  也就是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战武装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日联军等改称为自在军之后,在自在全中国的洪流中,在新中国成立前夕,自在军顺带着收拾了末了一支侵华日军。

 投诚的日本武士。(来源:网络) 投诚的日本武士。(来源:网络)

  一

  说首抗战终结,有几栽说法:

  一是“远东末了一战”。

  1945年8月9日至27日,苏联红军与日本关东军在完达山余脉、暗龙江省虎林县的“虎头要塞”,进走了一场残酷的搏杀。

  虎头要塞周围壮大,组织复杂,设施齐全,被日本关东军自夸为安如泰山的“东方的马奇诺防线”。

  战役期间,日军虎头要塞司令部议决无线电授与机收听到了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诚的“玉音广播”,却拒不自夸,命令关失踪收音机,自恃要塞扎实,赓续顽抗。但苏联红军仅用18天就损坏了虎头要塞,近两千名关东军,除53人特出苏军围困逃脱外,通盘被息灭。

  史载,“日苏虎头决战的终结,既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也宣告了中国人民历经14年浴血奋战终极迎来了抗战的终极胜利。”“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末了枪声在这边终止。”

  一是“对日寇末了一战”。

  日军宣布无条件投诚后,高邮城照样被日假军攻陷。高邮城周围为湖泊河流所环抱,城墙高厚,工事扎实。城内有日军自力混成第96旅2个营和假军第42师7个团退守,武器优越,拒不投诚。

  1945年12月终,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亲自安放指挥,发动了一次强大战役——高邮战役。经浴血奋战,12月26日早晨4时,新四军攻进日军司令部,迫使日军高邮警备大队大队长岩崎大佐率部投诚,当天举走了受降仪式。3天后,粟裕接见缴械的日军军官,岩崎大佐将祖传的紫云刀献给了粟裕,以示爱崇。

  是役息灭日军1100人,其中俘日军大队长以下官兵891人;息灭假军3600余人,其中俘第42师先生以下官兵3493人,缴获各栽炮61门,各栽枪4308支。

  高邮成为中国军队从日寇手中自在的末了一座县城,人们也说:这场战役是中国抗日搏斗中对日寇的末了一战。

  但是,照样有侵华日军并未放下武器。

 阎锡山 (来源:网络) 阎锡山 (来源:网络)

  《萧克回忆录》中,萧克将军回忆了1947年4月9日最先到5月10日终结的“正太战役”,是役共歼敌3.5万余人,使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自在区连成了一片,不光孤立了国民党战略要地石家庄,而且堵截了固守太原、榆次两地的阎锡山部与石家庄之敌的有关,使人民自在军在华北取得了战略上的主动。

  在“正太战役”中,还有不料的收获,《萧克回忆录》中写道:“日本投诚时被阎锡山收编的一个日本保安大队500余人,也向吾军投诚。这是日本军队侵华以来向吾军投诚的末了一支军队。”

  那时这支500人的日军,编号是阎锡山的“保安第五大队”,镇守在阳泉城内的狮脑山,5月3日下昼,在自在军的壮大攻势下,他们被迫下山投诚社会新闻,阳泉全境自在。那时日军“保安第五大队”与自在军代外议和接洽投诚的照片社会新闻,留存至今。

  值得一挑的是社会新闻,5月4日,中共冀晋区党委决定:在阳泉建市,并正式组建了首届中共阳泉市委和阳泉市人民当局。阳泉成为中国共产党亲手创建的第一座人民城市。

  这支在阳泉投诚的日军保安大队,隶属于阎锡山麾下、重要由侵华日军构成的“暂编自力第十总队”,他们的通盘覆亡,要等到1949年4月自在军打下太原的时候了。

 日本武士  (来源:网络) 日本武士  (来源:网络)

  二

  遥想以前,在山西战场上的自在军兵士答该很抑郁:抗征服利都几年了,怎么还会在战场上遭遇到日本鬼子?

  回溯历史,这一怪事,是几栽阴险力量纠相符在一首才产生的:中国军阀根深蒂固的“实力为王”“实用至上”心态,罔顾民族心理;“山西王”阎锡山能干的商人算盘,迷信日军的武力;日本武士不甘战败妄想东山再首的梦呓——他们看中了山西雄厚的煤炭资源,幻想等到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留在山西的日军,将成为日本中兴军的先头部队。

  历史就是如此复杂却实在。

  “七七事变”后,山西成为抗战重要战场,抗战期间,山西战场战役战斗之反复,搏斗区域之普及,敌吾搏斗之残酷,都是相等稀奇的。

  日本人在山西穷恶极恶,老平民对他们恨之入骨。但抗征服利后,太原城里的日本人,照样气焰猖狂。

  那时任阎锡山军第43军暂编39师先生兼新绛警备司令贾宣宗回忆说:“(日本投诚后)日本大幼汽车、摩托车,照样在街上横冲直撞;日军官兵牵着狼狗,在人群中乱咬,也没人管。”

  《晋系军阀全传》一书中还写了一个细节:1945年9月初,在太原桥头街,一位老汉卖醪糟,日本人喝了两碗,扬长而去。老汉说了一句:“这不是你们的天下了!”那日本人竟然拿出刀子在老汉的腿上刺了两刀。老汉晕倒地,却无一人敢出来言语……

  战败后,日本人胆子为何还如此之大?贾宣宗在回忆中说得很清新:“阎回太原后,日假不分,敌吾共处,错综复杂,乱成一团。日军认为他们被留用,要替阎打共产党,于是照样扬眉吐气。”

  阎锡山年轻时卒业于日本陆军士官私塾,自夸“日本通”,素来亲日,抗征服利后,他回到太原,最先想到的不是缉拿日假战犯,而是为了逆共豢养投诚日军。

  与日军接触之后,弄出了一个日军“寄存武力于山西”的方案。这一计划的日方重要参与者城野宏,多年之后写了一篇回忆长文《保卫山西——日籍部队太原战役亲历记》,刊于《山西文史原料》,他回忆道:

  “阎锡山回到太原第四天,即齐集留在太原的日本人数百名在省府大礼堂发外演说,其中有谓:‘君等写意留在山西与予配相符,则不光给以生命财产之保障,在经济上亦必给以正当报酬。’这是他挑出日人留在山西计划的第一着……(两边)举走议和,商议驻晋日军善后题目,这项议和,每天在子夜十二点最先,谈到早晨四时,阎方代外赵瑞便栉风沐雨,赶去通知,据他说:阎锡山在早晨四点半便到办公厅听取他的通知。

  “经过五天议和,两边获得结论如下:一、日军中如有自愿留在山西者,可向其原属部队日军司令申请退役,脱离日本军籍,此后添入新的日军部队,冠亚体育归由阎长官指挥。二、阎长官批准,冠亚娱乐所有留用之日本武士,通盘给以军官待遇,并照正本军阶连升三级。三、给以宿弃,并许在军营以外埠区居住。四、薪酬照答聘者资格从优议定之。五、服务相符同为期两年,期满写意返日,统共由阎负责代办。六、一俟对日交通恢复,将配相符办理申请各日人家属来晋居住或汇款返日接济家人生活事宜,日人写意与中国人结婚,甚外迎接。”

  史载,经阎日相符谋,抗征服利前盘踞山西的日军主干基本都留了下来,1947年6月,阎锡山将残留日军改编为“陆军暂编自力第十总队”,总系统人数9726人。其中有日系武士2447人、华系武士7297人。但从总队长到各团团长,领导主干基本是日本人。

  十总队有着清晰的纲领,他们为“中兴皇国、恢弘天业”而搏斗。日军主干还成为阎军的“导师”,山冈道武、澄田睐四郎先后主办阎的绥靖公署总顾问室,每天进出绥署作战组,参与军事筹划。其他各级军官则大量担任阎军各兵栽的教官,阎军各部队师以下军官全要经过日本顾问的轮训,如阎军的亲训师,就是留驻日军训练出来的。

  这段诡异而湮没的历史,散见于各类史料,除了城野宏外,还有一位历史亲历者奥村和一拍摄了一部《蚂蚁部队》的纪录片,还原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中国作家、《中国远征军》作者罗学蓬也特意发掘过这段历史,出版了著作《蚂蚁部队:八一五后滞华日军覆灭记》一书。

  “蚂蚁部队”,是以前这支残留山西的日军的自称,得名于他们在山西“杀人与被杀”“像蚂蚁那样被搏斗铁蹄恣意糟蹋”。

  历史表明:这个名字很贴切,只是他们并异国蚂蚁那般坚强的生命力。

 消弭武装的日军。(来源:网络) 消弭武装的日军。(来源:网络)

  三

  毫无疑问,如此周围的日军在战后照样全副武装残留山西,不光重要迫害了行为征服国的中国的民族心理,也重要忤逆了关于日军通盘消弭武装的《波茨坦制定》。

  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情愿留下来,他们并异国“中兴皇国、恢弘天业”的梦呓,只想早日返回日本。

  城野宏回忆说,他那时想尽各栽手段劝说名义上已经成为战俘的日军及在华外侨赓续留在中国,极力张扬所谓新生军国主义的能够性、日军残留山西的主意和意义,要日本人“卧薪尝胆,为了复国而残留”。他甚至派人到河北和北京,挑唆那里的日本人残留山西。实在有成绩,围拢了一批物化硬分子,比如污名昭著的战犯、亲手策划刺杀张作霖的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通走。

  为把侵袭者留下来,阎锡山也煞费苦心,他不光派人到各部队游说,甚嫡亲自到日军军营中演讲,挑唆日军添入晋军,并许以各栽优优遇遇,对日军军官更是极力说相符。并成立“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相符谋社”,下设军事处、经济处、总务处以及文化处,均由日本人负责。

  但更多的日本人是被胁迫留下来的,“相符谋社”放出风声:“倘若留守人员总数达不到阎长官请求的1.5万人,就将在山西曾犯有杀人、侵占、强奸等罪走的日军官兵行为战犯判刑,退役回国毫无期待。”有的日本兵还受到上司胁迫——不按照命令者,格杀勿论。

  老兵奥村和一在《蚂蚁部队》纪录片中死路怒地指控:他们以前遵命长官命令,请求留在山西实走义务,期待某镇日日本军队重返中国,赓续他们侵袭和慑服中国大陆的野心。但终极九物化一生回国后,却被告知他所参添的这支部队已在参战当地驱逐,战后第二年就被撤销系统。因此,他不及像其异日军官兵那样领取武士“补助”……深感不屈的奥村和13名同部队的官兵于2001年首诉日本当局,请求给予赔偿。法庭的判决令他们失看而死路怒——“自走决定滞留赓续搏斗”。

  简而言之:这是一群被销售、被遗忘、被糟蹋的“蚂蚁”。

  阎锡山自然不期待外界晓畅“相符谋社”的相符谋,他反复否认侵华日军编入了晋军,还让这些日军穿上了国民党军装,并为他们配发国民党军队的武器装备。这是一群很“敬业”的“演员”,残留日军甚至都首了中国名字,元泉馨叫元全福,岩田叫于福国,今村方策叫晋树德,城野宏叫李诚……暂编十总队是国军的正式番号,这些在编人员的名字,都登记在南京国防部铨叙厅的军官名录上。

  但纸岂能包得住火?

  看过电视剧《暗藏》的都晓畅,在抗征服利后、国民党大周围发动内战前,国共一向摩擦赓续。1946年头,在美国人的干涉下,蒋介石被迫暂缓对自在区的袭击,两边共同成立“军事调查幼组”分赴全国军事冲突地点进走调处。

  3月,共产党代外陈赓、国民当局代外邹陆夫、美方代外赫利构成的山西太原三人军调幼组最先视察。

  然而,蒋介石虽公开下达息战令,但同时又密令军队“抢占战略要点”,因此阎锡山并未从此收手。就在三人幼组抵达太原前,阎锡山派出阎、日军3万余人,在白晋铁路沿线向自在区大举进犯,还让日军旅团长指挥作战。

  八路军(此时还未改称“自在军”)缴获了日、阎的联配相符战命令,揭露他们勾结日军挑动内战,阎锡山却矢口否认,还叫御用报刊捏造“声援之共军中,有武装之日人300余参添作战”等。 

  为了查明原形,经陈赓挑议,3月23日,太原实走幼组乘火车来到白晋铁路北段祁县境内的来远镇。阎军勇敢实走幼组实地勘察,连夜埋了地雷,企图恐吓不准。实走幼组才走出镇子100米,就踏响了一颗地雷,炸伤3人,陈赓纵队的作战科长王兰亭伤势过重在医院去逝,陈赓也险遭不测,引首一些人的恐慌。

  《陈赓传》还原了陈赓的大智大勇:他不怕恫吓,拿着军调部的旗帜,冒险走到阎军炮兵阵地,抓住一个穿着国民党军服但只会说日语的日本兵,举首相机就对准他“咔嚓、咔嚓”按了几下快门,然后把这个吓得失魂潦倒的鬼子兵带回来远镇,行为阎军留用日军袭击八路军的证据。后来拿首这件事,他哈哈大乐:“其实吾的相机里没装胶卷。”  

  经过陈赓的坚决搏斗,终于不准了阎、日军的袭击。实走幼组回到太原后,4月1日太原各报发外的《太原幼组答中央社记者》消息稿里,被迫承认阎锡山行使日军攻打八路军的原形,说“中共代外请求缴本区日本人之武装……本区日俘在4日内将可十足荟萃于太谷县”。阎锡山迫于压力,公开处决了几名罪行深重的日军战犯,也将一片面日军遣送回国。

  其余日本武士更湮没地暗藏下来,他们被阎锡山寄予厚看,妄想异日成为把共产党赶出山西的“奇兵”。

投诚的日军。(来源:网络)投诚的日军。(来源:网络)

  四

  阎锡山能支出如此大的代价,是迷信日军的战斗力,他曾多次外示:与其要10万中国武士,不如要1万日本兵。日军也颇为自夸,城野宏回忆说,那时河本大刁难于把日军留在山西一事,举首双手赞许,他说:“如许对吾们大大有利,由于一个中队的日军便可在中国横走阔步,有一个师便可限制华北,有日军作后盾,便可充睁开发山西的资源。”

  日军在晋军中颇受重用,他们也算得上卖力,比如,《晋系军阀全传》中写道,晋军特意有一个“碉堡建设局”,留用了日本军事技术人员200余人,行为各碉堡区修建钢筋水泥工事的技术请示,他们此后为阎设计了对付自在军的“没奈何碉”,这栽碉堡通盘用钢筋水泥筑成,在其枪眼孔内装配了一个水泥球体,中央留有枪眼,能够随便旋转,射击时将枪眼转向正面,停射时将枪眼转到侧面,形式枪弹射不进去。实在很有日本风格。

  这支“蚂蚁部队”多次与自在军交战,他们的战斗力实在高过晋军,但在自在军眼前,外现如何?

  1948年6月,自在军发动晋中战役,先在平遥息灭了阎锡山的精锐“亲训师”,这是他的王牌军,由日本军官担任顾问和教官。但被自在军用3个幼时通盘消弭,共歼敌7000人,其中打物化近3000人,俘虏中还发现几个日本人。阎锡山又急又气又心疼,急令野战军总司令赵承绶和副总司令原泉福(日本人,原为日军驻长治的中将旅团长)赴祁县联相符指挥作战。除那时已在各地驻守的三十四、三十三军及暂编第九总队等部队外,陪伴的机动部队,派出了他的“奇兵”暂编第十总队,大部为原泉福旧部,总队长为日本人晋树德,用来保卫野战军司令部。

  《徐向前传》记载说:其他同志不安敌人占据上风,但徐向前却起劲地说:“来了才益!日寇战犯原泉福平素傲岸自夸,赵承绶昏聩无能,做不了原泉福的主,吾们正可行使敌人指挥官的这些弊端,添上本身的勤苦,追求机会把它吃失踪!”

  这一仗,自然如徐向前意料,赵承绶想从巷子和田埂撤回太原时,原泉福极力指斥,骂阎锡山怯夫鬼,叫他不要怕,把部队荟萃首来“同共军决一物化战”。赵承绶无法,只益听原泉福的摆布,异国荟萃兵力突围,逆而分兵三路向自在军袭击,企图“一决雌雄”,这就为自在军部队赶上巩固围困圈赢得了时间。此役终结,自在军歼敌10万余人,生擒赵承绶,自在晋中通盘土地,那时阎锡山部队十足休业。

  史载:自在军追击中,几个兵士追击着上百的敌兵,敌兵只晓畅拖着枪跑,顾不上停下来还击,直至累倒在地,乖乖缴枪投诚;人民群多也纷纷跑出来抓俘虏,清源县有个老农,拿着扁担,一下缴了十几个敌人的枪;三位新华社前面记者,俘敌37名,还缴了两门炮,两挺机枪,10多支步枪。

 徐向前 (来源:网络) 徐向前 (来源:网络)

  “蚂蚁部队”也遭受重创,《徐向前传》记录了名贵的细节:

  “原泉福带着几个跟随,刚从西范村尴尬溃逃到幼常,被自在军一发迫击炮弹击成重伤。他物化前对总部的参谋处长悲叹:‘没想到徐向前的严害,十总全完了!’……成百个日本军官都扔下指挥刀和看远镜,矮垂着脑袋高举双手。在一间满是日本兵的大屋里,为首的日军官,拦住冲进去的兵士问道:‘你的太君的徐向前?’这位兵士大声说:‘是的!’日军官转头一声呼叫,满屋敌人立即乖乖投诚。”

  晋中战役后,自在军围攻太原,这是自在搏斗时期最为惨烈的一次攻城战。太原外围的牛驼寨夺取战,又是太原战役中最惨烈的恶战之一。

  自在军一轮猛攻,攻陷了牛驼寨,阎锡山急令日军逆攻。经晋中战役,日军还剩1100余人,他们在大炮和飞机的袒护下拼物化逆扑,几轮袭击被破碎后,人员伤亡惨重。

  指挥官今村方策(化名晋树德)做出了一个丧心病狂的决定——行使毒气弹。接下来的两天里,日军赓续用大炮向牛驼寨发射“联二苯”毒气弹,自在军战斗减员重要,仍坚强坚守阵地,后为保存有生力量,主动撤出牛驼寨。经息整后,又以雷霆万钧之势重新逆击,再次拿下牛驼寨。

  牛驼寨之战,日军被打物化700余人,剩下500人撤回太原城,只能拼集成一支炮兵部队,他们仍呐喊着要“为阎长官物化斗到底”,但阎锡山已乘飞机跑失踪了,太原城破在即。

  1949年4月20日早晨,自在军总攻太原,4月24日,在自在军攻陷南京的翌日,太原自在,城野宏在《保卫山西——日籍部队太原战役亲历记》中回忆道:

  “(自在军的)炮弹最先落在幼东门及体育场附近,吾们武士的眷属,大片面在新民北街的司令部内逃避,薄暮时,幼北门一带,发炮声和爆炸声几乎联相符时间响着,这是城墙被击中的声音,吾军的大炮,也摆在大街上,四方八面向形式射出。二十三日晚,军司令部的四层修建物也中弹震塌了一半,城内上空炮弹啸声嘶嘶,远的近的爆炸声响,已辨不出是何方所发,事到现在,唯一手段是权保性命,再考虑下一走动了。今村司令和吾退到司令部二楼的幼房间里,邀集各干部,叫他们不要再作无谓就义,一时不要还击,可是楼下的冲锋队已来不敷听到这个命令,他们正用机枪和主动步枪向冲入城的共军开火,正本共军用大炮轰破幼北门城墙后,便从缺口涌入城来。

  “共军后来闯上二楼司令部,吾们把军刀及手枪交出,成为俘虏,他们便喝令吾们到城外的收留所去。吾们遵命列队下楼时,还看见一个共军在楼上向天施放信号外示攻陷了司令部……”

  侵华日军余孽,就此覆灭。

 投诚的日军。(来源:网络) 投诚的日军。(来源:网络)

  五

  城野宏被俘后,先后被囚禁在太原、抚顺监狱,为时15年。1956年,被太原稀奇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18年。1964年在抚顺监狱特赦挑前开释回国。

  被释后,他请求来太原参不悦目。获准后,他参拜了“自在太原物化难烈士祝贺塔”,敬献了花圈,在牛驼寨搏斗遗址向就义的自在军默悲致敬,忏悔了罪走,那时陪伴的人回忆说:城野宏多次泪流满现在,还在一片纸上用中文工整地写下:“今日的搏斗罪人,明天的友益使者。”

  行为一个前武士,他还逆思了为什么自在军能够获胜:自在军进走的搏斗是“公理的搏斗”,自在军是“人民的军队,每一个士兵都是有醒悟的兵士”,由于士气茁壮就无去而不胜……

  没错,公理必胜!

义务编辑:张迪

  原标题:比利时前国王被指有“私生女” 为免被罚接受DNA鉴定



Powered by 冠亚体育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未经允许请勿盗取文章,如何需要请联系站长获取版权!